钧天大学纪事 荣华易逝 12

 陵光却不知自己已经快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。他进了宿舍,喝了一杯茶,便开始温习功课,可是看着看着又不由走神。公孙钤被启昆帝派去北荣商讨战后事宜,使团已去了十来日,也不知道现今情况如何。

   紫芸看着陵光又在桌前发呆,不由摇了摇头,心里想着,自家少爷最是个一心一意的人,如果倾心与谁,便恨不得将全身心都献给他,执拗极了。所幸现在不再像对裘振少爷那般是一厢情愿,而是与公孙大人两情相悦。盼只盼他这一腔热忱,能够得偿所愿,不被辜负罢了。

  自从慕容离上次下河救人,落了风寒,调养了多日才算是稍稍恢复了些,只是仍然有些恹恹的。

    执明端着药碗,非要亲自喂他喝下去,慕容离拗不过,只得随他去了。

   “你平日里看着挺精明,”执明放下空药碗,叹气道:“这春寒料峭的,自己身子这么弱,却还头脑发热往水里跳。”

    慕容离低着头:“那日情况紧急,难道我能眼睁睁看着莫澜公子被水流卷走吗?”

   “那些侍从都是死的不成?”执明气到:“一群没用的废物!”

    慕容离知道他也是在意自己,这些日子执明不假人手的照顾,说不感动也是不可能的,心中慨慰,方抬头柔声说:“公子无需挂怀,其实我不过是一介平民,身份比那些侍从也高不了多少,怎好随意使唤他们?”

    执明挑眉:“阿离,你这样说便不对了,你是我府上的客卿,也算半个主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离失笑:“公子说笑了,当日我因何入府公子想必也是心知肚明,只是公子好心,才不曾揭穿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执明摇摇头,慕容离实在聪慧,什么事都看的通透,在他面前隐藏,也是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思及此,便忽然握了他的手说:“阿离,若是···若是我求娶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慕容离乍闻此言,不由呆住了。

    执明接着道:“我会禀明双亲,明媒正娶,你来做我的正君好吗?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,慕容离急急抽出手,勉强笑道:“你我身份悬殊,公子还是莫要玩笑了。”

   “怎么是玩笑?”执明复又急急捉了他的手,紧紧握住:“我真心诚意,绝无虚言。”

    慕容离看着他,执明一收往日懒散敷衍的神色,倒是说不出的严肃正经,他不禁也有些心动,能嫁给这人,是目前他最好的选择,可是真的可行吗?

    执明见他久久未语,有些着急,不由出声道:“阿离这是怎么了?难道你心里还想着公孙兄?”

    慕容离原本心绪浮动,闻言又不由气恼,呛声道:“公子何出此言!公孙大人不过帮过我几次,我感念他的恩情罢了,你又何故这样编排我?”

   “若非如此,为何你一向都对我不冷不热,只有提到他,你的脸上才会出现不同的神  情?”提到公孙钤,执明心里就像浸了一坛醋,隐隐发酸。

    慕容离心中确实是仰慕公孙钤,只是对他来说,公孙钤便是那镜中花水中月,与他人生之途中惊鸿而过,终究不是同路,细思量便知是空一场。而执明,这么长时日的相处,虽然平淡无波,但对他来说早已如白饭开水一般,不可或缺。现在想来,自己对公孙钤只是一种憧憬,而对于执明却早已经是默然心许。

    叹只叹他们之间隔着的东西太多,不仅是身份悬殊,还有他一开始就不那么光彩的手段,哪家的家长会看得上一个为了钱财就抛弃所有尊严廉耻的坤性?

    执明见他脸色苍白,仿佛被自己戳中了痛处,心下钝痛,颓然站起身来便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慕容离其实很想拉住他,对他说说自己的心事。可是张了张嘴,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眼角滑落一滴清泪。

    直到自己身子被人推搡了几下,才回过神来,抬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。

   “莫公子?”慕容离惊讶后仰: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莫澜一屁股坐在床沿,道:“我来看看我的救命恩人呐。”说罢啧了一声,掏出帕子:“你俩吵架了?”

    慕容离接过帕子拭去泪痕,稳稳心神,方道:“慕容离怎敢和公子争执,只是迷了眼睛罢了。”

    莫澜哼了一声:“少匡我了,我刚才在门口听了一些了。”

  慕容离幽幽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又何必再问。”

  “你!”莫澜被他反驳,不由有些气恼,戳了戳他的肩膀道:“我快要被你这般性子气死了。”

  慕容离有些不解的看着他,不知道他为何这样说。

  “这阖府上下,有哪个看不出执明哥哥对你的心意?只有你,我看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”莫澜撇撇嘴。“空负了执明哥哥一番好意。”

  慕容离有些奇怪,往日里莫澜最怕他对执明起什么心思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  看着慕容离不解的眼神,莫澜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日落水后,我被你救了上来,也是大病了一场,之后一直浑浑噩噩,体力不支,也没心力来谢你。只是这么多的时日,执明哥哥一次也没来探望我,只差人送了不少补品。可我家里又怎么会差那些子东西?我要的不过是他一份心意罢了。”

  慕容离听他这样说着,看着他情绪低落,不禁也有些于心不忍,便伸出手来轻轻握了握他的手。

  莫澜笑着摇摇头,将他的手放进被褥,接着说:“我本以为他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忙,后来我身边的小侍却告诉我,执明哥哥一直在府中不假人手的照顾你。你说,这么明显的差别,我还有什么可想的呢?”

  慕容离心中又酸又甜,看向莫澜的目光里带了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。

  “能被执明哥哥这般用心对待,你真的很幸运。”莫澜道:“看来,我也该退出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曾经说过要做执明公子的正君,让我做侍君的吗?”慕容离脱口问道。

  “你不是不愿意做人侍君,哪怕那个人是执明哥哥?”莫澜的眼中带着一丝戏谑道。

  

  

“我···”慕容离竟然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。窗外传来年轻坤性叫卖杏花的清脆声音,春生如许,花叶含芳,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。

  二人被这春意所感,心下只觉宁静愉悦,午后时光慵懒,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春天特有的草木清香。

  待到卖花之声远去,莫澜方又开口道:“我自小就喜欢执明哥哥,可是若他不喜欢我,我要这正君虚衔又有何用?若我要嫁,必定也要嫁一个对我视若珍宝,让我天天开心快乐之人。”

  莫澜说这番话时,眼神清亮,带着富家出身的小公子独有的骄傲和干脆,倒有着说不出的动人。

  这番话掷地有声,慕容离心头萦绕多时的忧愁仿佛一瞬间也被轻轻拂去。

  是了,人生短暂,所求不过一位真心相待之人,自己和执明在一起的半年时光,快乐的心境竟比他十几载的岁月里加起来都多。

  执明赤子心性,不受束缚,和他在一起轻松恣意,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?

  莫澜走后,慕容离便叫了小侍进来,为自己梳洗穿衣,精心打扮。

  既然决定要踏出这一步,那么无论将来会面临什么,他也绝不会退缩。

  唤了执明身边的侍从进来,慕容离开口道:“公子现在府上吗?”

  小侍施礼后方答道:“回慕容公子,少爷心情不好,去了···清风苑了。”

  慕容离冷冷一笑,吩咐道:“备车!”

  慕容离向来性子平和,只是若他板了脸,也自有一股骇人的威严,让人不敢小觑。此刻小侍见他面色不虞,不由大气也不敢出,慌忙出去备车。

  执明心情郁结,从府中出来后,便径直去了清风苑,他久未过来,楼里那些相熟的伎子见了他,便忙迎来上来,把他拥进雅间。

  “公子!”一个美貌伎子腻在他身上,娇声道:“您许久未来,可让馨儿好生想念。”

  执明勾唇一笑:“我今日不是来了吗?”

  一时间,那些莺莺燕燕皆笑道:“那今日可要好好罚您多喝几杯,省得您这心又不知被哪个院里的小蹄子勾了去。”

  执明左拥右抱,一行人呼啦啦走进雅间坐定。

  旁人省得这是天权首富执家的公子,此刻身边花团锦簇,楼里的伎子争着上前伺候,不由艳羡不已。

  方坐定,就有小侍整治了一桌子好酒好菜。那些人便都围着执明,众星拱月般讨巧卖乖。执明与他们划拳,行酒令,不多时便喝的微醺。

  他本就有心要一醉方休,这会儿还嫌不够热闹,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,掷在桌上,道:“你们今日谁让我开心,便赏他银子。”

  众伎子眼睛一亮,莫说这位出手大方,就是不给这些银子,凭他的样貌家世,哪一样不让他们这些勾栏院里讨生活的人眼馋不已?当下都使出浑身解数逗他开心。

  执明面上带着笑,心里却冷到了底,从前还不觉得什么,如今在这脂粉堆里,只觉得腻烦不已,看着他们一张张笑靥如花的脸,他不由叹了口气,也都是可怜人,谁知道他们今日遭遇什么,偏自己用银子来买笑,哪怕是不开心,也不得不装作欢乐的样子吧?一时间,他竟觉得这样的自己,也是可笑至极,他以为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,可这些人对他,又有几分真心?不过都是逢场作戏,虚情假意罢了。

  又想到对慕容离,自己一腔热忱却遭冷遇,不由心灰意冷,也无心理会周围的美人,只一杯接着一杯灌酒。

  清风苑的客人本在饮酒作乐,欢声笑语,却一瞬间好像忽然被人按了暂停键,乍的都停下了动作,只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位一步步缓缓走进大门的红衣美人。

  只见他身材纤长,着一身桃花般润红的春衫,金带束发,长长的乌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上。逆着光走进来,说不出的清华风雅,让人简直挪不开眼睛。

  慕容离毫不顾虑这些肆无忌惮打量自己的眼神,只气定神闲,目不斜视,径自走向雅间。

  站在关着的房门前,慕容离使个眼色,随行小厮会意,便忽的一把拉开门,慕容离方抬脚,毫不迟疑走进去。

  只见雅间里一群衣衫暴露的美貌伎子围坐在执明旁边,吹拉弹唱,讨巧逗趣,可是执明只一手懒懒托着腮,一手执壶,百无聊赖的往口中灌酒。

  听见响动,他抬眼望去,先是一怔,随即又自嘲笑道:“看来我是真的醉啦,不然怎么会看到阿离?”

  慕容离开口道:“执明,跟我回去。”

  执明伸出一只手,晃了晃道:“我不回去,除非···你把这些酒喝完了。”

  慕容离也不说话,迈步向前走去。

  那些伎子反应过来,便有些不乐意。这人这么美貌,倒不知又是执明的哪个红颜知己。不过这里可是清风苑的地界,他这样直愣愣闯进来,是要抢生意不成?当即便有人站起来阻挡:“你是哪里来的?懂不懂规矩?”

  慕容离面无表情地将他推开,他有武艺傍身,哪是这些娇滴滴的伎子能抵挡的住,一时间越过众人,来到桌前,看了看执明,便直接端起酒坛,一饮而尽。

  “可以走了么?”慕容离拭去唇边酒渍。

  执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他:“你真是阿离?”

  慕容离伸出手来,他鬼使神差,不由握了上去,便觉一股力道将他拉扯起来,慕容离转身便走,他也只得踉跄着随着这人步伐。

  那些人见执明这般顺从,也不敢上去阻拦,倒任由慕容离把他拉了出去。

  “回府。”慕容离吩咐道,便搀着执明上了马车。

  执明真的已是醉了,慕容离喝的太猛,这会儿竟也觉得有些上头,索性他自小混迹江湖市井,这点儿酒还放不到他。

  回到府中,已是华灯初上。

  执明嘟嘟囔囔的在床上嚷着“阿离阿离。”

  慕容离看了看他卷着被子,不安分的扭来扭去,叹了口气,方亲自端了水来为他净面。

  

         被删的一小段

  


    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卷  完


评论(2)

热度(34)

©于清欢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