钧天大学纪事 终章

春去秋来,时光如梭,转眼间已是五载悠悠岁月。


    公子蠡今日刚刚行完弱冠仪式,又有朝臣力劝启昆为他早立王君。


    看这架势,是今年他若还不大婚,他们便不罢休了。


    公子蠡气咻咻地罩了一件便袍,叫了贴身侍卫景霂,溜出宫来。


    那魏燕桦要说也没什么不好,只是这性子实在不讨他喜欢。这些年的相处,自己每每还要被他拿那些礼仪之道教育,可偏偏又挑不出错处,想着若是娶了他,朝夕相对,实在无趣的紧。


    而那些肱骨之臣家中送进宫来的子孙们,一个个矫揉造作,满心算计,也实在是让他厌烦。难怪父皇这些年从不理会后宫,可是倒还逼着他大婚,可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!


   “太子殿下,今日还去老地方吗?”景霂低声问道。


   “不必了,我们去兴安河散散心。”公子蠡烦躁道。


   “是!”


  彼时已近秋暮,河边凉风瑟瑟,公子蠡一腔愤懑之气灼的旺,倒不觉得冷,景霂只得紧了紧衣领,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。


  “我家少爷已经说了不去,你们怎么这样不知礼数!”二人走着,忽然听到前面传来年轻坤性带着怒气的声音。


  “这里哪轮到你说话?滚开!”有人粗暴的喝道。


  “啊!”那坤性好像被人欺负,发出一声痛呼。


  “住手!”两道声音同时响起。


  河边站着的几人不由回头看向身后,公子蠡只见一个小侍模样的坤性跌坐在地上,几个粗壮的家丁模样的人正要拉扯站着的那个带面纱的坤性。


  “怎么回事?”公子蠡蹙眉走向前去,这光天化日的,竟有人欲行不轨?


  看公子蠡和景霂都是清瘦的年轻人,那几个家丁也没将他放到眼里,威胁道:“小子,别多管闲事。”


  公子蠡看着他们满脸鄙夷的神色,不由心中冷笑。他今天憋了一肚子火,正愁没地方发泄,这几个人是撞到刀刃上来了。


  “若我非要管呢?”公子蠡斜睨他们一样,慢悠悠道。


  “呦呵,还真有这想英雄救美的愣头青,你可知道我等是谁家的?”


  “是谁,说出来听听。”


  “你可听好了,我们少爷可是尚书刘大人的公子,他想要这位公子去家中做客,你管得着吗?”


  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刘倧家的人,你们难道没看见这位公子不愿意与你们前去,难道刘倧平时就是这样教导子辈,竟是要强迫一个坤性吗?”公子蠡语气森凉。


  “你竟敢直呼我家大人的姓名,不想活了!”为首的家丁辩不过他,便招呼道:“兄弟们给我上,咱们今天好好教教这小子做人!”说罢众人举着手中武器一拥而上。


  公子蠡根本没将这几个小喽啰放在眼里,景霂出手试探了一下,这些人只有蛮力并无半点功夫,便由着公子蠡自己上前撒气。


  不过几个来回,这些家丁便只有趴在地下哼哼的力气了。


  “还不快滚!”公子蠡看着他们,仿佛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,接过景霂递过来的锦帕拭了拭手心。


  “你你···你报上名来,我们回禀大人,定要你好看。”


  “我的姓名,你们也配知道?刘倧不必寻我,我来日倒是要先去问他个教子无方!”


  那些家丁见这人不是好惹的,只得爬起来,互相搀扶着离开。


  那名站在一旁的坤性此时走过来,款款施礼道:“多谢这位公子相救。”


  “不必多礼,只不过路见不平罢了。”公子蠡摆摆手。


  “公子与歹人交战一番,弄的衣裳都脏乱了,那边有间亭子,不如去整理一番。”那名坤性柔声细语道。


  公子蠡只觉得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好听,加之身段袅娜,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清雅香气,不由心中微动,依言与他去了亭间。


  那名坤性请他将外袍脱了,和小侍用手帕擦拭了几处脏污,又细细抖落平整。


  “你是何人,为何那些歹人要胁迫于你?”公子蠡好奇问道。


  那名坤性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本是在钧天大学求学,那刘大人家的公子也与我同届,只是我不知如何入了他的眼,便百般为难。”说罢又看了一眼公子蠡,道:“今日倒多亏了公子相救。”


  “你对这刘公子意下如何?”公子蠡问道。


  那名坤性低下头未答话,他的小侍气咻咻道:“这刘公子分明就是个登徒子!少爷不答应他的追求,便处处胁迫,今日我们出来办事,他竟派家丁阻拦,意图要将少爷劫持到他府上。若真的是被他得逞,少爷的名声···”小侍一时说不下去。


  “真是荒唐。”公子蠡摇摇头,不过又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名坤性。这刘倧身为二品大员,他家的公子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,为何对此人念念不忘?想必必有不俗之处。


  “在下徐皎,还未请教恩公高姓大名。”徐皎站起身来,施礼问道。


  “我姓···钟名蠡。”公子蠡笑答,他用了母后的姓氏,乃是并不想暴露身份。


  “钟公子,衣服好了。”徐皎将整理好的外袍递给公子蠡。


  “对了,你说在钧天大学读书,你就读什么学科?”公子蠡披上外袍问道。


  “算理。”徐皎答道。


  公子蠡有些吃惊:“算理系少有坤性就读,没想到徐公子竟然会选择这个专业。”


  徐皎的小侍得意道:“我家少爷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算理系的。”


  “竺蓝,莫要乱说。”徐皎轻斥,又转向公子蠡道:“让钟公子见笑了。”


  公子蠡闻言倒对徐皎有些刮目相看了,能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钧天大学算理系,一定是极为聪敏之人。


  “那你是从何地考入钧天大学的?”公子蠡追问道。


  “我是天璇人士,家父是天璇现任城主。”徐皎依旧不疾不徐道。


  他姿态沉稳,举止雅度,一看便知是大家出身。公子蠡抬眼向他看去,正巧一阵秋风拂过,轻轻掠起了他的面纱。


  惊鸿一瞥,公子蠡只觉心中一动。原来徐皎不仅聪慧,竟也生的如此美貌,一时不由呆住了。


  “钟公子,钟公子···”徐皎唤了他几声,才将他从惊艳之情中唤醒:“我便先告辞了,来日有机会定将重谢公子。”徐皎眉眼弯了弯,行了一礼后领着竺蓝施然而去。


  公子蠡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只觉心头发热。


  “太子殿下,人都已经走远了,殿下若舍不得,不如我们追上去?”景霂心里偷笑,面上仍是一本正经。


  公子蠡瞥了他一眼,道:“孤岂是那等无礼之人。只是世人都说天璇出美人,果真不假。看到他,孤又想起了已故的皇叔···”


  “少爷您不是从不耐烦与那些乾性啰嗦的吗?”竺蓝不解地看向徐皎:“今日为何与那钟公子说这么多?”


  徐皎摇了摇头,并未答话。这钟蠡,岂是一般人?


  从钟蠡与那刘家的家丁交手,衣袂翻飞间,他就已看出端倪,遂不动声色,请他去亭中借着整理衣服的由头又确认了一下,那外袍所覆之下果真是宫中的服制。


  当今的太子单名一个蠡字,先皇后乃是京中清流世家钟氏的嫡子。他为了不暴露身份,谎称自己姓钟,也未尝不可。况他年纪也对的上,身份已是八九不离十了。


  没想到,自己因祸得福,竟然遇到了太子殿下。


  徐皎勾唇一笑,他从小心高气傲,以他的品貌才学,自是不愿与那些俗夫为伍。听闻当今太子文武双全,贤德孝谨,今日一见,连样貌竟也是出众的。


  他正愁以父亲的官职,自己进宫选侍无望,没想到竟得上天这样眷顾。


  “竺蓝,你替我留意着,若是钟公子到钧天大学来,便及时告知我。”徐皎吩咐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违反国家#法律的完结部分,呵呵呵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※完※

评论-6 热度-25

评论(6)

热度(25)

©于清欢 / Powered by LOFTER